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卢铭恩 > 如意集团的野望:成为中国版LVMH的南柯一梦

如意集团的野望:成为中国版LVMH的南柯一梦

中国纺织业大亨邱亚夫的如意集团,这几年锐意扩充奢侈品版图,更扬言要成为中国版的LVMH(LVMH Moet Hennessy Louis Vuitton),可谓雄心万丈。但直到近两年,集团陷入长期流动性债务危机,负债数目高达400亿元,这不单令集团无暇兼顾众多收购回来的百年设计师品牌,出现营运停滞情况,还连累旗下收购回来的欧洲百年品牌逐一进入破产保护程序。而邱亚夫最近也被债权人夺走对法国奢侈品集团SMCP的控制权,被免去董事长的职务。

坐拥几个欧洲奢侈服装品牌( Gieves&Hawkes、Cerruti 1881、Kent & Curwen等)的如意集团香港子公司:利邦集团(Trinity Group)(0891.hk)由于未能偿还1.5亿美元的贷款,渣打银行在2020年年底递交清算利邦集团的申请,而利邦在本年一月份向香港联交所报备,业已进入清算阶段。

另一边厢,真正的LVMH却继续表现亮丽,最近还继续忙着东征西讨,疯狂进行品牌”收割”,包括以估计40亿欧元收购具250年历史的德国经典凉鞋「勃肯鞋」(Birkenstock),另外市场传言,LVMH亦正在洽购Ralph Lauren ,这或是继去年以158亿美元收购 Tiffany & Co. 后的另一大手笔。倘若成事,由于Ralph Lauren的EBITDA价值倍数较LVMH为低,估计对LVMH股价有着提振作用。哪怕LVMH在本年年初,宣布对旗下奢侈皮革产品大幅涨价,其股价表现还是如旧健康,市值更高达4,200亿美元。 LVMH创办人Bernard Arnault更在去年一度登上世界首富的宝座。反观如意集团的市值目前只剩下大概12亿人民币,旗下品牌却如骨牌式的倒下破产。

如意集团的前身,是山东济宁的国企架构纺织厂,90年代初期,跟随者国有企业改革,改制成为民企。进入本世纪10年代,如意集团在深圳挂牌上市后,励精图治,战略方针为从面料生产到服装制造,再配合国际知名服装品牌的并购与营运,试图完善整个产业价值链。如意集团于是在过往十年内展开了进取并且疯狂的海外并购旅程。根据资料显示,如意共花费超过400亿人民币,收购了9家海外轻奢服装公司,囊括了40多个品牌,其中包含了香港利邦,法国SMCP及日本瑞纳这三家属于奢侈品全球百强的上市公司。

400亿人民币的花费巨大,而且时间短促,集团于是透过发行公司债券,抵押贷款等方式进行融资,故此同时亦导致其负债在2020年高达400亿人民币。融资财技手法万变不离其中,以低价购入一些垂死挣扎的百年老店品牌,并将其股份作为抵押物来发行二级债券,或把几个品牌尝试打包上市,进行积极融资,融资得来的,又用作下一轮的收购举措。当年以26亿美元拿下面料生产商莱卡,以及以6亿欧元收购瑞士奢侈品牌Bally,就是套用短期借款及发行公司债券的”融资双截棍”,令如意集团能在短时间内,以蛇吞象的姿态拿下估值比集团净资产大7-8倍的公司。

如意集团的战略高度其实并没有大错,他们认为中国是很多奢侈品牌的主要消费国,故此集团希望以收购品牌来控制供货源头,反过来转内销,希望同时赚尽国内及海外消费者。然而,除了融资手段过度激进,超前消费杠杆等问题之外,集团似乎也没有对收购品牌有着充分了解及财务尽职调查,加上往往低估经营奢侈品牌的心神与文化内涵,故此收购后便因为经营理念,管理层水平能力等问题,不但没有把垂垂老矣的品牌救活,更加速其衰败。另外,再加上所谓的受疫情影响, 导致本来已经处于负债处境的海外品牌最终得不到如意集团承诺的贷款及发展支援而崩溃倒下。但有趣的是,大家可比较同样受到疫情打击的LVMH,似乎他们并没有受到疫情太大的影响 ,反之,LVMH集团去年第四季度销售额更增长了27%,这或显示经营理念和管理内涵还是奢侈品牌的成败关键。

当然中央政府近年打压资金外逃,海外并购品牌的原意目的都受到质疑。一些在过往十年疯狂进行海外并购的企业都难以独善其身,估计如意集团也不是孤例,其他如万达,安邦,复星,海航等,或多或少都增加了其海外并购的难度,尤其是后并购的融资行为。

归根究底,要经营好奢侈品牌产业,是需要踏实的文化底蕴,每个百年品牌都有其故事历史,一味的充满野望的并购,东施效颦,似乎并不是捷径,加上一旦资金链运用不周,宏观经济环境的负面变化,美梦势必成泡影,南柯一梦也。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