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四年一度的体育盛事,卡塔尔世界杯举行在即,倒数祗剩下不到一个月时间。是次世界杯将会是历史上第一次在中东国家举行。卡塔尔世界杯可算是充满争议声,包括该国取得主办权的黑金过程,几乎从零开始的大兴土木,以及对工人权益等问题,不少欧洲国家,都在酝酿一定程度的抵制,如丹麦国家队打算以净黑色的球衣来抗议。

 

诚然,不少经济学家都质疑举办如世界杯和奥运会这类盛事的经济效益。在过去的三十年,举办世界杯的成本从 1994 年美国主办时的区区 4.5 亿美元,上升到 2014 年巴西主办世界杯时的约 150 亿美元。对于大多数人来说,这似乎是在浪费金钱和资源。表面上看,举办体育盛事会为东道国提供无形的宣传和为国民带来自豪感,然而,这并不能证明举办世界杯具备经济效益。一些国家在举办世界杯后,旋即陷入债务危机,2010 年的南非世界杯就是一例。

 

虽然比赛为期不到两个月,但建造和开发所有设施以及组织赛事所需的准备工作,却需要近十年的时间。甚至花在建造体育场的钱推迟了本来可以帮助穷人的基础设施,这就是经济学角度所说的机会成本。

 

尤其国际足协(FIFA)为东道国制定了不少苛刻的条件,包括耗费巨大的高质量场馆,更多的酒店甚至临时住房来容纳球迷,这些费用必须由政府承担。通常很多这种基础设施以后都不会使用。例如,加拿大的蒙特利尔用了 30 年时间来偿还 1976 年奥运会的债务,如今,场馆的使用率都很低。此外,2004 年雅典奥运会的支出是希腊债务危机的主要组成部分。但需要注意的是,FIFA的门票和电视转播权等收入,却不会与东道国家分享。

 

旅游业经常被认为是举办世界杯的主要效益。结果,虽然当地的酒店和餐馆赚钱,整体经济得到提振。但事实上,这个论点有很多缺陷,比如说,旅游业的振兴只是虚火,当盛事结束,旅游业就恢复到以前的水平。一般而言,旅游业与世界杯主办国的经济增长或发展没有统计上的相关性。数据分析,普通游客需要在巴西世界杯期间花费 13 万美元,才能让巴西政府收回建设基础设施的成本,所以世界杯带来所谓的经济效益,大家可想而知。 

 

而最不为人讨论的是,FIFA在世界杯期间赚到的所有钱都是免税的。然而,FIFA的垄断力量使其能够与其他政府谈判中,轻易成就这种不平衡的交易。

 

当然,也有学者认为,举办大型体育盛事的好坏,还是要视乎该国本身是已发展国家,还是发展中国家。让发展中国家主办世界杯,或可以较低的工资,来降低运营和基础设施成本,而如此大的投资预算可以帮助改善一般基础设施并为经济发展提供更大的潜力。举办具有如此历史和声望的活动,也能提升一个国家的品牌、创造就业机会以及将自身重新定位为有吸引力的地方。如1988年的汉城(今称首尔)也算是韩国民主化进程中担当了角色,2008年的北京奥运会也的确令中国的民族自信倍增。

 

对于已发展国家,如2006 年德国世界杯,或许也会有些微的经济提振作用,如2006年德国世界杯的直接税收收入为1.04 亿欧元,而在世界杯前后期间的 8 个月内增加了 50,000 个工作岗位,以及带动了德国GDP增长了0.3%。

 

卡塔尔将成为第一个举办世界杯的阿拉伯国家。 它的人口不到 300 万,是历来主办国中最小的。近年来,举办体育赛事成为阿拉伯地区的新趋势。从沙特阿拉伯、巴林和阿布扎比的一级方程式比赛到迪拜的网球锦标赛和阿布扎比的国际高尔夫赛事,该地区现在对体育运动进行了大量投资,甚至包括由国家资助的卡塔尔体育投资公司 (QSI) 投资拥有的巴黎圣日耳门,现已成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富有球会。

 

无论如何,卡塔尔主办国际足联世界杯,预计将接待超过 100 万游客,都加速了该国主要的经济增长,包括旅游、酒店和基础设施,并帮助实现卡塔尔的 2030 年国家愿景。它还将显著振兴卡塔尔经济,预计将带来 170 亿美元的利润。故此,体育盛事的举办之经济效益,因国而异,还是要看该国本来的经济处境,可谓求仁得仁罢了。

 

话题:



0

推荐

卢铭恩

卢铭恩

59篇文章 1次访问 15分钟前更新

现任华坊咨询评估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方土控股创办人及亚洲房地产科技社创办人。卢为注册中国房地产估价师、香港测量师学会产业测量师、粤港澳大湾区经贸协会主席(房地产科技)、香港中文大学酒店及旅遊管理学院兼职助理教授及香港大学SPACE中国商业学院客席讲师。曾为跨国测量师行高级董事,兼任上海地区估值及咨询部主管逾五年,主理大中华区房地产融投咨询及评估业务,曾处理超过60宗内地企业香港及新加坡上市项目。卢于2014年创办方土控股,下辖华坊咨询评估有限公司经营亚太区产业测量业务。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