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卢铭恩 > 浅析韩娱企业的商业价值:防弹少年团(BTS)休团震撼公司股价

浅析韩娱企业的商业价值:防弹少年团(BTS)休团震撼公司股价

在欧美市场享负盛名的韩国男团组合—防弹少年团(BTS),于6月14日透过直播视频宣布将暂停七人一体的团体活动,并着重于个别成员的音乐发展。 消息震撼韩国娱乐产业界,BTS的经理人公司HYBE(352820.SE)股价更在翌日跌至2020年上市以来的最低点。

随着在14日收于 193,000 韩元,并于15日以 168,000 韩元开盘,  HYBE股价在交易的第一个小时内便跌至 140,000 韩元,市值缩水约 17 亿美元。随后反弹至 145,500 韩元, 其当天股价截至收盘共下跌大概25% 。 而其后15日的交易量亦非常不寻常, HYBE 股票的交易量有近 420 万股,几乎是每日平均交易量的 20 倍。其股价今年迄今下跌了 58.5%;而HYBE的主要股东,还包括国企投资公司的国民年金公团(占股约7.5%),更拖累韩国综合指数(KOSPI)的表现。反映韩国娱乐公司的股价异动,可谓举足轻重。

根据HYBE在 2021 年第四季度的财务报告显示,BTS 占 HYBE 2021 年于美国专辑和串流媒体销售的 27%;而在日本,BTS更占 HYBE于当地约50%的总专辑销售额。令人担忧的是,HYBE在巡回演唱会的收入当中,BTS几乎全数包办,此业务亦被认为是娱乐经理人公司边际利润中最可观的业务—收入表现分别是2019 年的1.48 亿美元和2021 年的3,600 万美元。显而易见,HYBE的公司盈利表现将会受BTS团体解散的消息带来直接负面影响。

BTS可谓近十年内K-Pop进军全球乐坛的代名词。如果韩流K-Pop产业的全球化由2000年代算起,由第一波风靡亚洲的电视剧,到第二波的男子女子团体等的K-Pop,如少女时代,Super Junior, 甚至PSY的江南Style等,开始受到东南亚,甚至欧美市场青睐,到第三波的全面攻陷欧美与日本市场,BTS可谓功不可没。BTS出道的九年里,视频浏览量屡创佳绩,其歌曲更是自Michael Jackson的记录以来,最快登上 Billboard Hot 100 第一位。从七名成员于今年5月获美国总统拜登邀请到白宫,宣扬反亚裔歧视与仇恨,其影响力与经济价值,可见一斑。

BTS的休团震撼弹到目前还在闹得热哄哄。而备受金融市场关注的主要是内幕交易的潜在指控,与韩国四大娱乐公司的可持续发展空间。韩国证券交易所有一项指导方针,上市公司有责任将影响股价的决定提前告知投资者。 该规则在HYBE这案例上尤其重要,因为 BTS 占 HYBE 销售额达 70%,故此金融市场现在有声音怀疑 HYBE 进行内幕交易,包括BTS成员早于去年年底,有大手放售股票套现的记录。倘若BTS 不会在今年恢复团体演唱会,其在此期间的收入可能会比之前预测的低 25%,而利润更将减少多达 33%。

另外,HYBE作为目前四大韩国娱乐公司(另外三家为,SM,JYP和YG)之龙头,是次事件也突显了上市公司在“过分依赖单一产品”下对其可持续发展力量造成的影响。虽然,根据2021年的四大公司的财务报表,他们仍实现了不同程度的盈利,HYBE年收入甚至首次冲破十亿美元大关,远超其他三家公司。而资产总值方面,HYBE亦以大概39亿美元领头,远超其他三家公司加起来的总和。

根据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韩国专辑对日本的出口比例比去年下降了12%,中国和美国则分别增长了8%和2%。可见K-POP正在降低对日本出口的依赖,由2018年的40%高位,转移向美国,甚至欧洲市场, 故此不断推出符合欧美市场口味的团体组合,似乎也是必然的业务模型策略。但要持续发展娱乐产业,除了多元而非单一的团体育成,以及经营好唱片厂牌(Label)之外, 四大公司亦开始跟互联网公司合作,以平台业务作为下一波主要发展重点。笔者认为,平台业务主要是以粉丝支持作为基调,尝试以实现共享利润的方向发展。 展望未来,粉丝倘若能够从他们心爱的团体之成功中获益,那将会是一种崭新的商业模式,而元宇宙 Metaverse和NFT 将会是探索此路的潜在工具。



推荐 1